七名应届毕业生谈到就业困难:面试20多家公司,甚至成为保安

  • 时间:
  • 浏览:45
  • 来源:荣华彩票

作者:周继峰、唐亚华、、梁、孟亚南、、金;编者:金强;这张照片来自中国视觉

每年都很难找到工作。今年比往年难吗?

根据今年4月猎头大数据研究所发布的《2020年应届毕业生春季招聘求职报告》,今年高校应届毕业生人数将达到875万,超过70%的应届毕业生没有签订合同。企业对应届毕业生的招聘需求同比下降22%。

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曾经发表过一组数据。截至5月25日,该校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就业率分别为35.17%和48.53%。学院通过微信向校友提出,希望能及时将招聘信息推送到学院,并欢迎校友通过直接推荐推荐大学毕业生。

这场突如其来的流行病打乱了应届毕业生找工作的节奏,春季招数不再是“金、银、四”。

近60%的企业已经收缩或停止招聘,求职者更具竞争力。为了适应这种流行病,许多面试已经从离线转移到在线,毕业生必须使用18种技能。采访更像是与八仙过海。大环境的变化也迫使刚刚离开象牙塔的学生考虑实际问题——是参加公开考试还是选择去大城市...

我们采访了7名应届毕业生,他们在去找工作的路上有故事和话语。他们中的大多数来自211所大学,面试了几十家公司,在现实的冲击下不断调整甚至降低他们的求职标准。

有些人在考研和就业之间摇摆不定,错过了最好的时光;有些人一心想进入这个系统,有些人对国有企业的工作完全不感兴趣;有些人在工作中遇到了性别歧视,有些人面临着“父母催我考公务员”的问题;有些人疯狂地投简历的票,疯狂地拒绝录用。有些人提出了几个条件,并以春风为荣;有些人梦想一个大城市,但他们迎接现实,仍在求职的海洋中挣扎。

每个人都在努力找工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冒险经历。通过他们的口述,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刚毕业的大学生面临着怎样的就业形势,以及如何克服“找工作”的障碍。

在采访了北京20多家公司后,我甚至还当过保安

志成今年24岁,是湖南一所大学的本科生

两年前我大学毕业,主修农业。因为我对它感兴趣,我开始参加文学研究生入学考试,但是经过两年的考试,我没有得到它。我的专业已经两年没联系了,而且我也没有相关的文学学位,所以找工作很尴尬。

因为我哥哥在北京工作,今年四月我从湖南来到北京找工作。原本以为,北京这么大,只要你来了,你就会有工作,所以你可以自己做。

当我到达北京时,我因为传染病被隔离了两周,一些简历被放在中间。我认为我的英语不错,所以我可以在培训机构当老师。

然而,许多线下机构无法恢复工作。我采访了一些在线教育公司,向他们学习,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和家庭作业帮助,但是他们没有成功。一家教育公司让我准备三天的PPT和讲座,但我最终失败了。后来,我认为我不能成为助教或导师,于是我找了一个机构来做网上双师课程。经过几轮考试,对方觉得我的性格不适合教小学生。

在此期间,我还找到了一份与采购和销售相关的工作,结果要么被别人拒绝,要么我觉得我的工作没有前途。

我面试了20多家公司,但直到6月份我才找到工作。我开始恐慌,没有标准或要求。如果我有工作,我可以工作。

我真的很赶时间,所以我去申请了北京师范大学的保安,工作稳定,月薪3000元。去了那里后,我发现我的同事基本上都是初中和高中文凭的人。他们30多岁了,还在做保安,每天工作8小时后,还在宿舍打手机。我看不到他们有任何希望,所以我在一天的工作后放弃了。

上周,我去了另一家公司为主要大学的图书馆服务。工作人员被分配到不同的学校做各种各样的工作,比如整理书籍。前一天,我请了一天假,得到了2800元的工资。如果我在休息时间申请加班,我可以得到大约3800元。我想有一个宿舍可以住,可以在大学食堂吃饭,而且价格便宜,只要先做过渡就可以了。结果,在工作了仅仅一个星期之后,北京的疫情又变得严重起来,大学图书馆已经关闭,公司没有工作可做,所以让我们辞职吧。

在两个位置短暂停留后,我觉得外界对底部位置不太友好,这些位置本身看不到任何希望。以前,我一直沉迷于书本,几乎没有社交经验。在北京这样的城市,名牌大学的学生聚集在一起,没有任何优势。我现在很困惑。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我只想独立生活。回顾过去,如果仍然失败,我可能会回到湖南,那里的培训行业可能会有一些机会。

如果你找不到工作,你将不得不与下一份工作竞争

张美美今年22岁,是重庆一所大学的本科生

起初,我非常想参加上海大学的研究生考试,所以没有为秋季招生做准备。

这实际上是一个相当错误的决定。在复习的过程中,我发现每个人都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竞争太激烈了,很难上岸。也许我没有为研究生入学考试选择正确的方向,中间有一些波动。曾经,我认为去工作更好。最终的结果是我没有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

怀念秋天的举动,只能靠春天的举动,我准备战斗,结果流行了。三个月过去了,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当我三月份开始找工作时,我家乡黑龙江的疫情相对比较严重。现在我正在北京找工作,这也很重要。显然,工作岗位减少,就业形势非常紧张。我已经相继提交了30多份简历。我收到了大约10份书面测试,还有许多测试需要统一。他们中只有三个人接受了采访,最后只有一个人接受了采访。然而,我觉得不合适,拒绝了。

不仅仅是我。除了老师,我周围的大多数同学和朋友都没有找到工作。也因为这种流行病,每个人的求职意向都发生了变化。许多想工作的学生原本计划参加职业生涯规划或公务员考试。一个朋友辞去了他在赵球的工作,并计划参加一次准备考试。我很好。我还是不想这么早就安定下来。我仍然想取得突破,所以我一直在找工作。

但是说实话,我现在很焦虑。对于两天前面试的工作,招聘人员已经计划一起招聘我们现在和下一届的毕业生,所以我必须尽快找到工作。如果到7月我找不到,我将不得不与下一个应届毕业生竞争。

我以前对工作的方向和位置很挑剔,但现在我没有资本了。我很高兴找到一份稍微合适的工作。如果我找不到它,我可能不得不参加考试。

首先获得满意的报价,然后向系统靠拢

敏敏,24岁,武汉211研究生

我的职业道路很长。去年10月,我开始提交简历,但还没有注册。

在找工作时,我首先考虑的是平台,然后是城市,最后是薪水。

在秋季招聘阶段,我参加了五个单位的面试,得到了两个职位。一个是建筑中央企业的宣传岗位,年薪8W,包括温饱,但是我觉得工资太低了,看不到增长空的空间,工作很无聊,所以我拒绝了。另一个是武汉一家民营企业的品牌管理岗位,月薪7k ~ 8k,但我真的不想去民营企业,也不适合做品牌管理岗位,所以我放弃了。

今年上半年疫情爆发期间,我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来写和修改我的毕业论文。直到四月底,我才开始参加春季招聘会。当时,我们有65名同年级学生,其中39人已经报名。其余的都在为省考做准备,还有为博、辅导员和的考试做准备。他们大多数人仍在找工作。

在过去的一周里,我参加了三次面试。两条线上是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和广州的一家报业集团。另一行是一个省级政党媒体的笔试。

现在想来,拒绝前两个工作机会的根本原因是我在求职初期的职业规划和自我定位不明确,面试主要是基于积累经验,抱着“能看就看,不能忘了”的冷漠心态。后来,方向慢慢明朗了。

我想在系统里工作,但是公务员考试有很大的竞争。毕竟,一次只有少数人能上岸。因此,我更愿意得到一份满意的工作,然后努力接近这个系统。这样,前进可以被攻击,撤退可以保持。去年下半年,我为公务员考试做了两个月的准备。不幸的是,国家考试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但我会继续努力,然后准备参加公共机构的考试和省级考试。

受疫情影响,今年求职压力确实加大了。首先,企业缩减招聘和裁员;其次,这种流行病降低了效率。面试过程本来可以在两个月内完成,有些单位把周期拖到了半年;第三,它需要承受一定程度的心理压力。

但是不管你能否找到工作,都要趁热打铁。我的观察是,男生比女生容易找到,班干部比非班干部容易找到,脚踏实地的人比迷迷糊糊的人容易找到。这种流行病只会使这种差距更加明显。

性别歧视和裙带关系使我完全放弃了国有企业的工作

美好时光22岁211名大学生

我是华南211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我原本想考一个985大学的研究生。虽然我的成绩通过了国家标准,但我没有达到理想的大学标准,我不想接受调整,所以我决定找一份工作。对我的家庭来说很遗憾,但是我不想浪费时间去读研究生,所以我和家人吵了一架。

为了我的家庭,我选择在我的家乡工作。起初,我投资了许多国有企业和机构,但它们都沉入了大海。很多人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复,所以我主动打电话给人力资源部,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不想要女孩”。我不认为这是再等下去的最好方式。在最终获得面试机会之前,只需请一位已经得到国有企业聘用的朋友问候人力资源部。

但是我还是太天真了。面试官是一个看起来不像人力资源部的中年叔叔。在面试过程中,对方从来没有问任何与工作相关的问题,而是问了很多问题,比如家庭情况,甚至是个人生活,甚至有些问题让我觉得被冒犯了。采访结束后,我毅然停止了对国有企业工作的思考。

后来,我从朋友那里了解到,一些国有企业的人力资源只看简历中的性别栏,女生的简历被直接扔进垃圾桶。

流行期间,网络教育行业爆发,所以我申请了关培生在一家知名网络教育机构的职位。面试、培训和最终面试进展顺利,报价在2月底得到了确认。我家乡的工资水平已经很高了。最重要的是,与国有企业不同,我觉得这里有年轻人,工作场所几乎没有性别歧视、裙带关系和潜规则。

在流行期间找份工作是件好事。没想到,我父母不满意。他们认为这份工作“不严肃”,因为它“不是公共机构,也没有机构”。我的父母和亲戚开始疯狂地向我转发国有企业的招聘信息,其中许多根本没有招聘我们的专业,其他的乍看起来也不可靠。

在家人的帮助下,我报名参加了本不想参加的公务员考试。有一天,我爸爸不知道去哪里买四本《烟草局考试手册》,说“考试就要到了”,所以让我赶快去买。我和家人又吵了一架。

适时与家长对话图片来源/回答者

看到我坚定的态度,我的父母不再说什么。事实上,我不怪他们。我的县城充满了这种想法。我的父母又软又软。他们出去参观,听别人说这些机构工资高,工作稳定,然后回来用痛苦的眼神看着我,不要沉默。我现在不想出去,也不想我父母出去。街上有太多的邻居和亲戚,我见面时不可避免地要讨论我的工作。

我得到了三份工作,感到很幸运

史蒂文27岁,是211师范大学的研究生

我的本科学习沟通,我的研究生学习中文。大学毕业后,我工作了两年,先是在一家电视台做广播主持人,然后在一家教育研究机构做教育产品开发人员。在我的研究生学习期间,我在一家著名的内容公司做了两年的兼职。

去年秋天,我接连发布了一些帖子,但效果非常有限。今年四月,我开始申请一些社会组织的职位。我优先考虑公司的平台和行业,其次是瑞星空,其次是薪酬,在地理上我优先考虑贝上官。

第一次实习是来自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关培生。流行病过后,公司敦促我们尽快接受这项工作。我于4月来到北京,在与世隔绝14天后接受了这份工作。结果,实习工资只有3000元,我只能做一些基础工作。内容与入职前的描述大不相同。

半个月后,我开始找工作,主要是在媒体、互联网公司和教育行业。现在我已经收到了三份工作邀请,我感到非常幸运,因为我的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小。

我个人认为今年的就业形势不如往年。我的一个朋友今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获得了硕士学位。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在网上教育公司管培生找到一份工作。几年前,学士学位很好,但现在基本上需要获得研究生学位。我的另一个朋友是一名参加了秋季招聘的教师,他没有申请这份工作,现在正准备参加公务员考试。不过,我觉得今年的公开考试竞争也相当激烈。

今年的就业率普遍较低。我从一位朋友那里听说,今年全国人大的研究生就业率只有30%左右,往年的数字应该是70% ~ 80%。我认为这有很多原因。首先,许多公司正在裁员。第二,由于疫情,许多准备出国攻读研究生和博士学位的学生不能出国,不得不失业。因为考研和考博也将计入就业率。最初,每年出国留学的比例是15%,今年他们都失业了。

求职前两个月,每天刷一遍应用程序,直到凌晨三四点

22岁的张宣昊(音译)是河北工业大学(211)的一名本科生

我主修智能科学和技术。在我进入计算机行业之前,我发现自己不太适合,所以在找工作的时候决定去其他领域发展。

次年1月,我开始准备。二月份,我开始担心因为流行病我找不到工作。我疯狂地提交简历和面试,日日夜夜刷每一份重要的工作申请,直到凌晨三四点。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月,这真的很难,整个人都很累。

冷静下来想想,我发现我没有非常明确的要求。虽然我接受了很多工作邀请,但我没有考虑很多实际问题,比如工作地点、工资、工作行业、未来发展等等。由于疯狂的简历投递,我最终只能拒绝许多录用。

我开始谨慎了。与其接受许多我最终不会去的工作,我还不如留下一份保证书,全身心地去申请更好、更高的公司和职位。

我也在不断调整自己的位置。从一开始,我选择采访江苏的一家当地零售企业。为几家大型国有企业和银行准备笔试和面试是一份相对容易的工作,然后我得到了一家大型总公司关培生的聘用。

许多公司都在这条路上经受了考验,也遇到了一些小挫折。在北京某公司总部面试时,同期的申请人分别是985名和211名研究生,他们不仅学历高,而且对问题的看法和各方面的努力程度都远远高于我。虽然我想自己去,但我努力发现自己真的很低人一等。然而,这次失败的面试经历并没有让我很不舒服。

平心而论,每年的就业压力都很大,但考虑到今年疫情的实际情况,许多企业都推迟了招聘。许多学生可能会因为找工作的延迟而受到心理影响。如果可以调整,我想我仍然需要让我的思维更加平衡,找到更适合我目前能力的工作。这就是我最终找到一份令我满意的工作的方式。

即使很难,我也想做一份让我感觉很酷的职业

22岁的李忠浩是中国传媒大学(211)的本科生

我是大众传媒学院媒体创意专业的“新失业学生”,最近我在寻找机会申请简历。与我周围朋友的焦虑相比,我感觉好多了。毕竟,就业最终是一个自我负责的问题。

当我2016年第一次进入学校时,这个专业仍然是一个很好的出路,但现在它有很多严重的内容限制,流量小,太多哗众取宠,偏离了自己的“新闻理想”。因此,我的同学分散在各地,有的去公关公司,有的做综艺舞蹈指导,有的像我一样,希望留在内容行业,看到文本内容向视频的新方向发展,并想做点什么。

我们专业的职业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兴趣,最合适的方向是创造新的媒体内容。以前,我在金融媒体做新闻,为影视相关产业链的企业做双微操,还在投资机构的内容部门实习过一段时间。事实上,我有不同的收获。目前,我最想做的是社会新闻或商业新闻记者。如果我有一个好机会,我仍然想做电影和电视节目,但现在我的信心更少了。

与制造业或其他真正的行业相比,媒体和电影是小行业,数量少,环节少。我也知道增长空是有限的,但我控制不了。只有通过做这些事情,我才能感到凉爽和不舒服,而且我肯定做不好。

我的家人希望我留在天津滨海新区,但在中国只有两个真正的媒体战场——北京和上海。天津是一座适合生活的佛教城市,但它不能唤起人们奋斗的欲望。

在选择职业介绍所的时候,我首先要考虑的是内容风格,这基本上决定了工作氛围和作者成长之间的上限空。虽然内容产业是一个所谓的“学者”,但有一种江湖精神。像教派一样,媒体组织也有自己的方法。关键是找到适合他们的方法。

与前几年教师和高年级姐妹的顺利求职相比,今年要困难得多。各学校新闻学院应届毕业生的就业率相当令人担忧,可能刚刚超过50%。我们班没有公务员,出国留学不仅仅是在国内研究生院学习,而且研究生院的成功不仅仅是上岸读研究生。目前,我们班只有三名学生签署了就业合同,两名学生获得了实习机会。这些数字都不乐观。其余的大部分人都去了国内外学习,但是由于疫情,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能安全出国。

我发的许多简历都被打碎了。曾经,我认为我的Gmail有问题。我找了个女朋友并测试了一下。我发现人们只是没有回复我。此外,在公司里有一个我最想去的职位,但我没有回复,这让我沮丧了一段时间。

目前,我的短期计划是找一份能做实际工作、写点东西或拍部电影的正式工作,同时为语言考试做准备,以便在遇到瓶颈时有信心和机会出国留学,寻求新的突破。从长远来看,如果你在一个行业长期扎根,你可能会选择在未来创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