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道的闹剧结束了,证监会派出卫星寻找扇贝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荣华彩票

张自道一直出演电视剧《扇贝走了》,但被中国证监会禁止上市。其董事长、高级管理人员和证券事务代表最近也辞职了。

6月24日,中国证监会宣布依法对张自道公司的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进行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对张自道公司进行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处以3万元至30万元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处以5年至无期的市场禁止。

图片来源:国家商业日报数据地图

同一天,张子道宣布董事会最近收到了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海外贸易集团首席执行官苟荣、证券事务代表张林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

张子道董事长被中国证监会禁止上市

近日,中国证监会依法对张自道公司信息披露违规行为进行了行政处罚和市场禁止,对张自道公司进行了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15名责任人处以3万元至30万元罚款,对4名主要责任人处以5年至终身市场禁止。

中国证监会表示:

对张子岛公司的调查涉及到深海水产养殖产品的底播、捕捞、运输和销售的全程跟踪记录。中国证监会协调执法力量,走访渔业监管和渔业研究部门寻求专业支持,依靠科技执法手段进行全面深入的调查。长子岛公司结转的扇贝月成本基于当月的捕捞面积。在没有可核实的日常渔区记录的情况下,中国证监会利用卫星定位数据对公司27艘渔船上百万条以上的导航定位数据进行分析,并委托两个第三方专业机构利用计算机技术还原渔船的真实航行轨迹,还原公司近两年的真实渔区,进而确定实际渔区,进而确定张自道公司。

2014年和2015年,长子岛公司连续两年亏损。客观上,很难发现、调查和核实海底库存和捕捞的特点,也没有根据实际捕捞海域进行成本结转,导致财务报告严重失真。2016年,利润通过减记录成本和非营业费用的方式从亏损转为盈利披露。2017年,以前捕捞的海域被列入核销海域或受损海域。夸大了损失范围,此外,公司还涉及了一些违法事实,如年末库存报告和核查公告披露不实、秋季调查披露不实、业绩变动披露不及时等。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据《上海证券报》法律专家采访,虽然对张自道的行政处罚似乎“不够重”,但已经是相关机构依法做出的最高处罚。根据原证券法,如果披露的信息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最高处罚为60万元;对直接责任人员的罚款为30万元。

此前,2019年7月10日,张子道宣布,2019年7月9日,公司及相关人员提前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售通知》。

根据通知,中国证监会对张子道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的案件进行了调查。发现张子道涉嫌财务欺诈,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章子道披露的《2017年秋季末扇贝采样结果公告》涉嫌虚假记载;章子道涉嫌未能及时披露信息。

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张自道予以警告,并处60万元罚款;吴厚刚、梁军等人受到警告和罚款。

具体而言,中国证监会计划对吴厚钢实施终身禁赛,对梁军实施10年禁赛,对苟荣和孙福军实施5年禁赛。24名公司人员受到警告,罚款总额为284万元。

主席辞职

张子道宣布,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吴厚刚、海外贸易集团执行总裁苟荣、证券事务代表张林提交的书面辞职申请。

吴厚刚因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禁止决定书》,申请辞去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席、提名委员会委员、公司总裁等职务。吴厚刚辞职后,他没有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根据《公司法》等相关规定,吴厚刚的辞职并未导致公司董事会人数低于法定最低人数;辞职报告提交公司董事会后生效;公司董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公司董事长选举等后续工作。

由于个人工作安排,苟荣申请辞去公司海外贸易业务组首席执行官职务,辞职后将继续在公司工作。

由于个人工作安排,张林申请辞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务。辞职后,他将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辞职申请自董事会收到之日起生效。

扇贝有多少次出现问题

据《证券日报》报道,在过去几年里,曾是“第一批水产品”的长子岛养殖的深海扇贝经常受到“影响”。2014年10月,张自道宣布,2011年和2012年底播海域的扇贝几乎因冷水团运动造成的自然灾害而损失殆尽,张自道集团遭受了8.12亿元的巨大损失。曾几何时,长子岛以“扇贝赛跑”而闻名。2016年,张自道利用公司经营成本核算与渔区直接挂钩的事实,随意记录渔区,对经营成本小题大做,操纵业绩。2017年,张自道曾以扇贝死亡为由,核销了往年收集的未结转成本的虚假存货,导致2017年利润虚假下降。

此后,在2018年1月和2019年第一季度,张自道声称扇贝“瘦”和“受影响”,导致损失,并被嘲笑为“扇贝出走”的第二和第三季。

2018年,张子道表示,降水减少导致扇贝食用生物数量减少,养殖规模急剧扩大加剧了食物短缺。此外,高温导致扇贝的摄食效率下降,进一步加剧了扇贝的消瘦。长期累积效应导致扇贝死亡。2017年,该公司亏损7.23亿元。

2019年4月,张子道在季度报告中表示,公司当期亏损4314万元,原因仍然是“扇贝底播造成的灾难”。

2019年11月,张子道宣布底层扇贝在短时间内自然死亡,预计损失2.78亿元,约占上述底层扇贝截至2019年10月底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扇贝游开了,扇贝回来了,扇贝饿死了,这次扇贝的水温很差,它们都是因为喝水而死的”。市场对长子岛扇贝事件的昵称已经败坏了公司的名声。

张子道:公司判断违法行为不属于强制退市

4月14日晚,张自道发布了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测,预计报告期实现净利润0-10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同比亏损4314.14万元。

去年底,扇贝遭遇四大灾难后,张自道推出“瘦身计划”,先后“卖海”和“卖子公司”。

章子道表示,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继续推进瘦身计划,控制成本和费用,落实公司债务委员会提供的LPR利率优惠政策,确保利润盈余。

一季度实现长海县广禄岛海域使用权租赁和潜艇库存转让,预计收入7339万元,一季度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有所提升。

图片来源:国家商业日报数据地图

在这种情况下,张子道预计第一季度实现净利润0.00-1,000万元。尽管张子道没有披露第一季度的具体财务数据,但根据之前的公告,它没有披露其他大额非经常性损益,这意味着在扣除第一季度的非净利润后,它可能会有约6.7亿元的亏损。

张子道表示,由于国内外疫情的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业绩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预计将下降约2870万元。

6月24日下午,张子道宣布收到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市场禁入决定》。根据上述文件认定的事实,本公司判断本公司涉及的违法行为不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规则》第13.2.1条第(7)至(9)项及《上市公司严重违法行为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2、4、5条规定的情形。

根据2019年度报告,长子岛的主要业务为水产贸易、水产加工、水产养殖、交通运输和餐饮服务,分别占总收入的38.14%、35.42%、23.19%、1.46%和0.57%。

截至6月24日收盘,张自道下跌1.29%,至人民币3.06元。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