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删除中国申请”被删除后,印度人“识别中国制造”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荣华彩票

删除中国手机应用程序后,印度人开发了一个名为“印度制造”的应用程序,该程序声称扫描条形码以识别产品是否是印度制造的。

还有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转发“前三个条形码是从690到699的中国产品,从890开始的印度产品”,呼吁大家齐心协力抵制中国产品。

有趣的是,没过多久,印度媒体就谣传说,前三个条形码只是国家代码,不能代表产品的实际产地。

印度高涨的公众舆论不断给政府施加压力。6月22日,据《印度时报》报道,马哈拉施特拉邦政府搁置了与中国公司签署的三项协议,总金额为100卢比。500亿。

这三项协议包括:与俄罗斯长城汽车公司的合作谅解备忘录。377亿英镑,最初预计将在浦那附近的塔利根建立一家汽车工厂;福田汽车计划与印度PMI汽车公司建立一个合资企业,并宣布建立一个价值100亿卢比的制造部门;恒利液压计划扩大其在塔列根的二期项目,追加投资25亿卢比。

然而,印度民粹主义的声音让印度商界无法坐视不理。6月21日,塔塔集团前董事长拉坦·塔塔呼吁人们停止社交媒体上的仇恨和欺凌,在这艰难的一年里互相支持。

点击扫描识别“中国制造”或“印度制造”?

6月12日,由两位诺基亚工程师莫希特·贾恩和阿克谢·坦克开发的“印度制造”应用程序在谷歌游戏商店上线,通过扫描产品的条形码,你可以知道该产品是否是印度制造的。该应用程序还支持查询115个国家或地区生产的产品的详细信息。

印度制造应用截图/来源:推特

有趣的是,即使产品是在印度制造的,如果公司是在中国注册的,应用程序也会显示它是在中国制造的。

6月12日,“印度制造”应用程序进入了谷歌游戏商店的“工具”类别,它归91人所有。目前,它已经被下载了1000多次,得到了4.6分的评分。莫希特·贾恩还透露,印地语版本将被纳入即将推出的版本。

如今,通过条形码区分中国和印度产品的图片在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根据图片,从690到699开始的条形码代表中国,从890开始的条形码代表印度。图中呼吁大家多转发,共同抵制中国产品,并添加了#boycottchinaproducts的标签。

互联网上流传的条形码识别方法/来源:今日印度

但是《今日印度》很快指出,这篇文章具有误导性。因为条形码编号的前三位数字仅代表国家代码,它们并不代表产品的实际生产地点。在GS1前缀系统中,690到699被分配到中国,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带有这些前缀的产品都是中国制造的。

公众舆论沸腾了

6月20日,印度超级板球联盟发布了一条推文,称国际板球联合会理事会将召开一次会议,审查国际板球联合会的赞助交易。一些用户在推特评论区回复道:“再见,OPPO和vivo。”

推特用户评论表示支持抵制中国产品

IPL会议将于本周举行,讨论和审查vivo的2.88亿美元的赞助协议。然而,就在IPL发布推特的前一天,印度板球管理委员会的官员透露,vivo仍将是IPL的冠名赞助商。

然而,这一举措更多的是关于IPL向外界展示它的态度。一旦IPL违反了商业合同,它必须承担数亿的赔偿责任。

抵制中国制造业的团体继续在社交媒体上发出声音,但印度官员仍表现出相对克制。

此前,印度媒体报道称,印度情报机构建议停止使用TikTok和其他52款中国开发的应用。6月19日,印度政府新闻和信息局在一条官方推文中发布了对这一消息的事实核查,称政府不建议印度人停止使用中国应用,并且网络信息中心也没有发布此类信息。

印度政府新闻和信息局谣传说网络信息中心不建议停止使用52中文应用

中国制造和印度制造很难切割

随着中印边界事件变得越来越冷,越来越多的印度人开始反思互联网上的极端言论。

6月21日,塔塔集团前董事长拉坦·塔塔呼吁人们停止仇恨和欺凌,尤其是在这艰难的一年,并且应该相互支持。事实上,塔塔集团在中国拥有庞大的生产链。此时,很难将塔塔集团的利益与中国的利益分开。

1996年,塔塔国际在上海设立办事处,开展钢铁和其他产品的对外贸易。随后,塔塔集团的子公司开始逐渐来中国寻找发展机会。到目前为止,塔塔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已经在南京建立了工厂;塔塔钢铁集团在中国有两家轧钢厂;塔塔电信服务公司从华为和中兴采购手机和通信设备。

然而,强大的消费能力在中国市场的回归,捷豹和路虎在中国的高销量,低劳动生产率和成熟的生产基地创造了汽车制造链,这不仅可以降低关税,还可以进一步降低劳动力成本,这一直吸引着塔塔集团不断扩大其在中国市场的布局。

此外,印度的手机制造业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印度手机品牌Lava于2009年在印度诺伊达成立时,正值中国制造业的红利期,因此Lava在中国设立了R&D、设计和制造部门,并在深圳设立了子公司硕诺科技有限公司。

2017年2月,熔岩在印度推出了第一部4G手机——熔岩连接M1。这款手机的芯片是SC9820,这是一家中国公司展讯通信的LTE芯片平台。4月1日,在印度电子和信息技术部宣布推出一项与生产相关的激励计划后,熔岩决定在6个月内将其生产线从中国迁回印度。

与此同时,印度最大的移动广告平台InMobi也于2012年进入中国市场,并在上海和北京设立了办事处。四年后,中国市场成为其第二大收入来源市场,占其总收入的28%。

十年来,中印经济交流不断深化,双方产业相互渗透。将一个人的经济或工业分开是非常不可能的,区分印度制造和中国制造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些印度分析师认为,中国为印度提供了高质量、低价格的产品,这是韩国或日本无法替代的。

显然,尽管中国产品在印度赢得了市场,但它们回报给印度的远不止这些。

6月20日,极右的印度教组织Raksha Dal的成员在OPPO在诺伊达的工厂外抗议。视频显示,成员们“象征性地”锁上了工厂的门。据报道,印度的印度人民党联盟的一些成员也参加了抗议活动。

OPPO Noida工厂外/来源:推特

然而,抗议并没有影响工厂的运营。目前,OPPO Noida工厂仍将30%的生产能力保持在疫情限制之下,并继续运营。

然而,作为对类似措施的回应,越来越多的印度评论员开始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认为中国产品应该得到理性对待。由于疫情的影响,印度正处于就业危机之中。OPPO和vivo等中国品牌在印度拥有1万多名员工。抵制这些中国品牌无异于自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