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你爬山吗?我是导游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荣华彩票

秦昊的标签变得“复杂”。

如果时间追溯到十多年前,当电影爱好者听到“秦昊”这个名字时,首先想到的可能是文学电影中的孤傲男神,他足够固执,总是生活在主流之外。

然而,近年来,在《快乐喜剧》、《无照犯罪》和《天籁之音》等一系列流行内容中,人们却意外地看到了不同的秦昊;最近轰动一时的《秘密角落》让他和“登山梗”成为网络上最热门的话题。

是什么改变了这个曾经的文学男神?有些人说他在向世俗世界屈服,而另一些人认为做父亲能让他成长。2019年5月,毒药与秦昊就“改变”进行了对话。他自己解释了这个“不同”的秦昊——

“我真的认为我的脸比钱更重要。我已经接受这个标准很多年了。”

熟悉秦昊的人过去可能在无数次关于他的采访中读到过这句话,“任性”和“固执”一直被认为是他最突出的个人标签。虽然娄烨曾多次说过“好子是一个有趣的人”,但这些特质是交织在一起的,这使得秦昊一度看起来像是他在许多艺术电影中创造的边缘人物,有着某种说不出的距离感。

然而,他曾经有尖锐的棱角,但现在他已经明显改变了。自2016年以来,他出现在电影角色中,如“火锅英雄”,这与他过去的银幕气质不符,他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一些综艺节目中;2017年后,他甚至出现在网络电视剧《无照犯罪》和《沙海》中,做了十年前秦昊从未做过的事情。

沙海中的秦浩

5月4日晚,在第13届首届青年电影展启动仪式前夕,首届竞赛单元评委秦浩接受了《毒眼》的专访。那天有很多媒体纷纷去采访秦浩,但最终,很多人的问题又回到了同一个问题:为什么秦浩会做出这样的改变?

“你认为这是一种妥协吗?”毒眼问道。

“妥协或宽容实际上只是一种修辞,但结果是一样的。后退一步,看看更大的世界。”秦昊说他以前的状态是“世界不理他”和“他不理世界”。“我选择比赛的标准没有改变。我必须成为一名导演,扮演一个更好的角色。只是我不再与外界竞争,不再拍非文学电影,开始学会与自己和周围的人和谐相处。我认为这是个人成长的过程。”

与世界竞争

18岁之前,秦浩不知道什么是演员。

我在中学的时候,碰巧看到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和《北京人在纽约》,这给年轻的秦昊带来了很大的触动。对他来说,这些作品中演员的表演能够打动他的心。“姜文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但他的表现太迷人了。这些作品改变了我对许多事情的看法,甚至改变了我的美学。从那以后,我的梦想变成了成为一名特别的演员。”

曾经感动过秦昊的《艳阳天》

当时,秦昊第一次做出了一个任性的决定。高中三年级时,他暂时从理科转到文科,只有“中央戏剧学院”——姜文的母校——被写进了他的志愿书。这时,命运第一次注意到了“演员秦昊”。秦昊甚至没有上过表演课,就被中国歌剧表演系录取了,并和章子怡、刘烨成为了同班同学。

在大学期间,秦昊遇到了著名的严格的中国戏曲老师李畅,她向学生们灌输“你应该努力学习,打好基础”的思想。除了斯皮尔伯格,只有陈凯歌和张艺谋的戏剧可以被拍摄,否则,你应该在学校安排戏剧”。听了老师的话后,96年级的学生诚实地表演了四年的戏剧。毕业后,章子怡得到了张艺谋的《我的父母》,刘烨也有机会出演由关执导的《兰屿》。

只是这一次,命运的天平没有向秦昊倾斜。尽管他在毕业前后得到了很多戏剧合同,但没有像张艺谋那样向他伸出橄榄枝的大导演或大项目。无奈之下,秦昊不得不在一些他不太喜欢的项目中从配角做起,但结果让他失望了。

毕业后,秦昊并没有引起大的轰动

“演出结束后,我回头想,‘这是什么?’。我不认为这是我想成为的演员。这不是演员想演的。秦昊坦言,当时他觉得自己就像章子怡和刘烨一样,和优秀的导演合作,演好戏,才是他去中国歌剧院当演员的真正目的。

秦昊坚信这一点,他心中涌起一股怒火。第一年,他连续拒绝了八个不满意的剧本,第二年,他又拒绝了三个。第三年后,人们开始问他:“你还在演戏吗?”无奈之下,他不得不通过做生意和炒股来谋生,但结果却是一团糟。在焦虑中,他甚至有了放弃当演员的想法:“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在学校这么努力,但是为什么我没有成功?”我是唯一一个认为我是个好演员,但其他人不这么认为的人吗?"

幸运的是,命运的转折点来得非常及时。2003年前后,秦昊遇到了正在准备出演《青红》的王小帅,并获得了一个配角的试镜机会。曾经被《十七岁的自行车》感动的秦昊知道“这是我想拍的电影”。当时,虽然一些朋友介绍了很多项目,但秦昊放弃了“更好的机会”,选择在低成本的文学电影《青红》中扮演一个小角色。

《青红》中扮演李俊的秦昊

最后,《青红》在第58届戛纳电影节上大放异彩,秦昊跟随剧组在戛纳走上红地毯。但与聚光灯相比,对他来说更有价值的是他有机会重新认识电影的表演。他对《毒眼》说:“从那时起,我慢慢明白了什么是新浪潮,什么是电影表演,并开始思考电影演员和戏剧演员在表演方法上的差异。”

王小帅欣赏这位年轻的演员,并开始带他参加各种活动和晚宴。在某次晚宴上,秦昊遇到了他的另一个伯乐娄烨。虽然当时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交往,但秦昊的气质给娄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几年后,娄烨在准备《沉湎于春风的一夜》时想到了这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

当时,娄烨的职业生涯还处于一个相对低潮期,《沉湎于春风的一夜》是一部以边缘人为主题的作品。在他的家人知道这件事之后,他们来劝阻秦浩不要在他新改进的事业上赌博。尽管秦昊也担心自己可能面临的风险,但当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你可能再也无法与娄烨合作了,所以请珍惜这个机会。”最后,尽管家人劝阻,他还是接受了这项工作。

被春风陶醉的夜晚

在拍摄过程中,娄烨找到了秦昊,非常严肃地对他说:“荀子,你为拍这部电影做了一件大事,很多人会感谢我们的。”秦昊说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做了一件大事,但拍摄《沉湎于春风》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不仅获得了更多的认可,也找到了一个令人满意的创作状态。“我每年都可以扔掉很多我不喜欢的作品,而且我一年只看一部戏。我不必太累,我的表现非常好。”

如果说出演《青红》是巧合的话,那么在《沉湎于春风的夜晚》之后,秦昊开始有意识地只拍摄他最喜欢的艺术电影,并推迟了许多商业作品。它也包括一些后来流行的电视剧,但即使这些作品的男主角将来流行了,秦昊也没有表示任何遗憾。

他坦率地承认,在那个时候,他确实有一些愤怒和竞争。由于早期主流电影市场不认可他的电影和娄烨的电影,他也“没有把它们当成主流”,“我演我的,但如果你邀请我,我就不来了”。

"我开始学会与自己和解。"

在《沉湎于春风的一夜》之后的几年里,秦昊是最恣意表演的一天。他先后出演了《重庆蓝调》和《浮城之谜》等经典文学电影,共四次获得戛纳电影节金像奖提名。与他合作过多次的王小帅甚至直接称他为“戛纳无冕之王”。

早期王小帅与秦昊

秦昊当时也觉得自己处于一种非常舒服的状态。不管他怎么打,他都不会出错,而且他几乎能得80分。在舒适区呆了几年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逐渐觉得自己的演艺生涯进入了一个“死胡同”,有时只是重复过去的自己,似乎总是达不到90分和95分。

“追求90分”这一理念的出现也让他重新思考演员身份的意义,并试图找到一种突破的方法。

在拍摄《推拿》时,他放弃了最初最想玩的王大夫,选择了沙福明。原因是玩得自由空小时,沙福明有更多新的方向可以尝试。秦昊告诉毒眼,这也是他喜欢和卢爷合作的原因。“我希望有更多的尝试和突破,而卢烨是一个可以把自己交给他的有信心的导演。他可以帮助我掌握这个尺度,而不是说我犯了错误,因为我打得太多了。”

秦昊《推拿》中的沙福明

当秦昊试图寻找突破时,年轻的导演杨庆找到了他,并邀请他出演《火锅英雄》。这是一部用重庆方言表演的黑色喜剧电影。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无法联系到出生在东北的文学电影演员秦昊。然而,杨庆解释了他为什么要用秦昊和其他人:“(一个导演)不可能永远是别人赖以成名的角色。这是对演员和表演的不尊重。你必须看到许多人的可能性。没人想看到那种一直在表演的演员。”

秦昊曾经直言不讳地说,他不喜欢杨庆最后的作品《夜总会》,他选择加入是因为陈坤的邀请。但当他接触到杨庆时,他看了一些杨庆拍摄的视频,听了他的想法,才意识到这位年轻的导演其实很有才华,而他在读剧本时并不知道这一点。

在文学电影中表演了十多年的秦昊最终接受了这本书,并开始学习重庆方言。2016年《火锅英雄》上映后,该片在豆瓣上获得7.2分,票房收入3.7亿元,成为秦昊职业生涯以来最成功的商业电影之一。

参与《快乐喜剧》出乎意料地受到好评

也正是从这一刻起,秦昊才稍稍摆脱了之前的执拗和偏执。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尝试,秦昊敞开了自己。2016年,他还第一次参加了喜剧片《快乐喜剧》,并表演了一个跨界小品,这让很多喜爱的粉丝大吃一惊,感叹《秦昊》中的“每个人都变了”。但是秦昊并不在乎。相反,他称之为“玩得开心,玩得很开心”。

但在2016年,秦昊生活中最大的变化不是商业电影的成功或综艺节目的参与,而是那一年孩子的出生。

如果说在过去的十年里,他的个人经历使他对外界充满了对抗和不信任,那么这个孩子的出生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秦昊对世界的态度。他告诉毒眼,当了父亲后,思考问题的方式开始变得不同了。“我慢慢觉得我过去太任性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和我对世界的理解可能不正确。我开始对自己有一种和解的感觉,我对周围事物的容忍度也越来越高。”

宝宝出生后,有人问秦昊,他女儿将来是否想看好莱坞动作片。秦昊笑着回答:“我接受,但我不能接受。卢也是叶面临的这个问题。他的儿子看了各种漫威电影,问他的父亲什么时候会拍这样的电影

心情变了之后,秦昊渐渐看到了一个他最初没有注意到的世界。

在拍摄陈凯歌的《猫妖传》的过程中,秦昊遇到了前来参观的韩三平。韩三平告诉秦昊,他是一名网络电视剧制作人,并把剧本发到秦昊的手机上,让他看一看。就这样,长期以来对国产剧有所轻视的秦昊读完了《无照犯罪》的剧本。

“我被这个剧本感动了。坦率地说,我选择这个项目的原因是因为没有好的剧本可供我选择。当我看到这个剧本时,它太满了,许多剧本都配不上它。”此外,周迅,一个好朋友,不断地建议他,秦昊最终决定“跨境”拍摄网络电视剧。

无证罪

这一次,他有幸走上了正确的道路:2017年前后,在网络与台湾关系逆转之初,大量高质量的网络电视剧开始涌现,越来越多的观众转向流媒体。《无照犯罪》推出后,很快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电视剧之一。在最后阶段,豆瓣得了8.3分,网络直播数量接近5亿。

正是因为当年找不到好的剧本,秦昊慢慢觉得这个行业需要更多的人才和新鲜血液,所以他今年做了另一个秦昊不会做的决定:成为第一届青年电影展的评委。

“在早期,许多年轻导演来找我,我基本上不会读他们的剧本,因为我认为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也不太信任他们。但是时间教会了我很多。现在回想起来,很多年轻的导演其实都很优秀。所以今天,我特别想知道这些年轻人在做什么和拍摄什么,看看我们是否有合作的空间。我现在也有一定的资源,可以给一些有才华的年轻人更多的帮助。”秦昊说,这是一个特别合适的时间来判断第一。此时,他“非常渴望”与年轻人交流和合作。

他称之为“秦浩的选择”是为了玩网络游戏和做一名法官,外界认为这不是“秦浩”——如果你喜欢就去做,不管你以前是否做过。在这方面,秦昊和他18岁时有着相同的想法,他想成为一名演员,但是他对什么是演员和他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有着不同的理解。

“总是做你喜欢的事情,试着与世界和解,不要担心犯错误?”采访结束时,毒眼问道。

“会有这样的担心,回去吧,回去的更多的可能是悬崖。事实上,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跌倒。如果我没有跌倒,我必须依靠力量。”秦浩,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总是遇到高尚的人,并且经常幸运地站在那里,告诉毒眼,这也是他想离开安全区的原因。“因为运气只能暂时规避风险,而我要走到最后。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力量倒下,但我认为我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