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我在骑自行车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和尚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荣华彩票

2019年2月19日,我开始在中国骑自行车。

一整年的旅行原本是计划好的,但最终被疫情打断了。我曾生活在草原、戈壁、雪山和沙漠,以及路边公园的废弃房屋。一路上我已经看了上百次日落,半夜打开帐篷看银河。

我在路上和人们交谈,并问过路人一些大的空问题。我对自己无知的世界感到僵硬和困惑。我不断遇见人,很快就要离开。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会在路上再次相遇。

以下是我骑自行车故事的第一部分。

一个

2019年2月,我上了公交车,带着一些行李上路了。我最初计划骑一年车,尽我最大努力在中国各地行走。

在路上的第127天,我到达了山西省太原市阳曲县。我听说中国有几座古庙,但是当我到达那里时,我看到门关着。只能说,遗憾的是山西有这么多文物,但乡镇之间的文物却因为无法维护而被简单地封存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了,我饿了。我在村子里找到了一家餐馆。老板告诉我没有别的东西可吃,所以他给我做了一些猫耳朵,搅拌了三分钟。

我不知道明天是否能骑车去五台县。还有更多的文物要看。在马背上,我看到一个穿着灰袍的和尚走在路上,三步并作。在双车道的道路上,卡车就像鱼一样,声波和灰尘向道路两侧扩散。

我突然想起不久前我在太原的一个公园露营时,一位叔叔路过对我说:“你很擅长环游世界,但你不是我见过的最有权势的人。我看见有人一路磕头到五台山。

我没想到我会遇到敲门的和尚。我有点犹豫要不要站出来说话。在我看来,磕头应该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信徒们可能一边磕头一边念经,数着他们磕了多少个头。当我大声说话时,节奏就不正常了。也许今天这个头会被砍掉。

我在纪录片中看到过这样的活动。他们通常是一群人,有完善的后勤供应,磕头的人只负责磕头。但是我又骑到前面,看到了一个圆圈。路上只有一个和尚,更不用说供应队了。我甚至没有看到一半的朝圣者在一起。我很好奇。他身上只有一件灰色的连衣裙。天快黑了。他应该住在哪里,每天应该吃什么?

我转身走了半天。最后,我忍不住上前问:“这是文殊菩萨的道场吗?”

和尚抬起头,我看到他的眉毛之间有一个很大的灰色印记,因为他磕头太久了。他热情地点点头,说:“是的,我从河南出发三个多月,去五台山朝拜。”

他只是停下来,我正要问点别的。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我不妨和你搞好关系。”说着居然从袍子里掏出一瓶红牛。

我惊呆了。首先,我很震惊能在这件长袍里放些东西。第二,红牛看起来不像这个风尘仆仆的朝圣者。他看到我惊讶的表情,以为我在担心别的事情,说:“没关系,前面还有很多。”

和尚告诉我,他有一辆三轮车,上面有各种各样的补给,他在前面的十字路口停下来。我可以先去那里,在那里等他。

“各种用品”这句慷慨的话让我有点震惊。骑了大约一公里后,我几次认错了我的车,最后在路边看到了三轮车。

现在已经完全确定了,毕竟三轮车通常不涂黄色,也不贴国旗和佛像旗。

我在路边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和尚们才磕头。我问我今晚住在哪里,他说公共汽车上有一个帐篷,我可以睡在任何地方。我心想,这跟我不一样。然后,他满怀热情地说,我的车也是一个帐篷,所以我们不妨一起走一会儿。

天已经黑了,和尚的灯亮着,我们骑在路上去找一个露营的地方。他从长袍里拿出另一部活体手机。此时我并不惊讶。他在地图上找了半天:“前方路口有一座文殊寺。我们可以住在那里。”

我说乡下的小庙晚上早就关门了,我只好睡在庙门口。他说他就是这个意思。现在我确信他们都是志趣相投的人,在许多寺庙里睡过觉。

拐进十字路口,那是一条小路。我自愿去探索这条路,但是我到达了地图上标明的位置,但是什么也没有。当我问当地人时,我知道寺庙根本不在这里,而是在后山。除了天已经黑了这一事实之外,我们的自行车和三轮车根本无法到达这座山。

不知是不是因为平时相信普贤,被文殊菩萨戏弄了。当时,和尚微信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要求我尽快返回。他找到了一个露营的好地方。

我转身回来了。和尚开车进了一条小路。即使在晚上,那也是一个非常偏远的地方。我真的很佩服他在这里找到了它。这是关公神庙的窑洞。除了关公的房间,其他几个房间都显得破旧不堪。

和尚打开车门,露出里面的行李,里面真是包罗万象。他从里面拿出一把扫帚,扫去了房子里的灰尘。我们每人都有一个房间。搭好帐篷后,他送来了一盏夜灯和一个手电筒,说晚上会更亮。

我原本想问宗教人士在这方面是否有些忌讳。他来的时候,清理了关羽的祠堂,给了我住。他吞吞吐吐。

一个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一切都被原谅了,一切邪恶都被避免了。

僧侣节是这样开始的。

早上4: 30起床,收拾行李,带上一些零食,比如你的追随者提供的面包和饼干。把三轮车开到前面几公里,停在路边,然后往回走。

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快6点了。我走到我上次磕头的位置,继续向前面磕头,直到11点多。偶尔累了,坐在阴凉处休息一会儿,通常不超过一分钟。

那天大约十一点钟,他到达了他估计的位置,也就是车停的地方。他开车送我到路边的土路,找了个凉爽的地方做饭。

逛了一圈后,我终于在村子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一个阴凉的小地方。我们一停下车,一些村民就上前询问我们的来历。一个穿着吸血鬼& # 39;穿着黑白t恤的助手叔叔干脆停下脚步,在路边抽烟,看着我们做饭。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只黄狗,也不叫,静静地躺在树荫下。

老实说,我已经认为车厢是四维的空,在里面发现任何东西都不奇怪。他掀起灰色长袍,把它系在腰间。首先,他从马车里拿出一个炉子。炉子上连着一根黄色的管子。我沿着这条管道向车内看去,看到里面有一罐液化石油气。

大约80厘米高的液化气罐静静地站在车厢的角落里。和尚爬上车,没有改变他的脸,并从车上下来五瓶农夫山泉。我扭转了一下。虽然它被灰尘覆盖,但它没有被打开。

和尚把水倒进锅里,从马车里拿出一包面条,看着我,犹豫了一下,最后把一整包面条放进锅里。我忍不住一顿饭吃了五瓶矿泉水。消费太夸张了。我问他供应是否被切断了。

“不,一路上都有支持。”至于矿泉水,寺庙里的信徒们一点一点地捐赠。他们去寺庙的时候可以随意拿。昨天,有人开车来到太原,邀请他去一家餐馆。今天是星期一,每个人都回去工作了,所以他们必须自己做饭。

僧侣们实际上很少自己做饭。他笑着说:“和尚乞求施舍,但他们没有要求施舍。”我的心怦怦直跳,我问,你离开后做了多少顿饭?

和尚想了一会儿说:“十顿饭不够。”

“其他时间呢?”

“每个人都得到支持。”

蒙克的车也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就在他出发下山的时候,他推着一辆载着跟随者的手推车。一个信徒连续几天开车40公里送餐。后来,那人说,我不能。主人,这对你来说太难了。让我们捐一辆车给你。

有一辆车。那时,汽车拥有一切,甚至液化石油气。

“你究竟为什么要崇拜这座山?”

僧侣陷入回忆。这涉及到二十年前的一件事。原来是一个老和尚告诉他,他要一起去拜山。后来,老和尚走了,这件事被搁置了。一天,他和他的哥哥谈论这件事,并建议:让我们去参观这座山。哥哥同意了。他们出发了。

我问,“师兄在哪里?”

“师兄不需要手机。我们一下山就输掉了联赛。”

“你已经崇拜这座山三个月了。之后你在哪里?”

“我在五台山住了两天就回去。寺庙不能是空的。”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面条做好的时候,和尚们慌慌张张地跑了一会儿。原来我已经很久没做饭了,忘记了酱油和醋在哪里。也许有点尴尬,他向我解释说,有人排队支持太原的道路。后来,我翻了翻我的车,重新整理了我所有的行李,所以我忘了放调味品的地方。

和尚摸出两根大豆火腿肠,说它们是别人提供的,他不知道是什么味道。把它们加进去。看到我在拍照,他强调这不是肉,而是豆制品香肠。以前路上有一家卖豆制品的商店。

起初,当他看到火腿肠时吓了一跳,他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火腿肠呢?

“这是信徒临走时给我买的,人家会一声不吭地离开。令人欣慰的是,豆子已经制成了。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所以让我们试试看。”

那只黄色的小狗凑过来嗅。和尚挥舞着他的火腿肠说,你也想吃吗?等一下。目前还没有佛像供奉。

火腿肠正在被切。他问我是否会做饭。他的手腕太疼了。让我拿上刀继续切。他在清汤面里加了火腿肠,然后拿出一包豆腐干进去。旁边的车里有一个大悲伤咒语,狗躺在一边。当夏日的阳光照耀下来时,天空中所有的云都蒸发了,天空看起来又热又蓝,但是这里只有一小块阴影。

其他调味品在屋顶的遮阳篷里。和尚的手腕好痛,所以我爬上去找他们。遮东西的遮阳篷拉不开,所以我们只能在里面摸索,摸到酱油和酱油。他忍受着疼痛,自己走了上去,摸索出一瓶芝麻油和一袋葡萄干。在我惊恐的眼前,他往面条里撒葡萄干。

和尚从车里拿出一个盒子,摸了摸盒子里的一个饭盒,递给我:"用这个吃饭。"他摸出另一双用塑料袋包着的一次性筷子。

吃饭前,和尚拿出手机录下声音,拍了张照片,对微信说:“看它多酷,绝对不会中暑,师傅今天会在这里吃饭。”然后他说:“谁再骗师父吃药,我就把他从团体中除名。”

我没听清楚,问是什么药。和尚说那是藿香正气水。

僧侣们中午休息,直到下午5点才继续礼拜。我看得出他真的害怕中暑。

面条煮得很好,葡萄干和面条搭配,实际上味道很好。我记得我在管涛吃过蘑菇馅的粽子。虽然山上的人不能吃肉,但他们对食物材料的想象真的是天马行空空,不管风格如何。

吃面条时,一位老妇人骑着自行车在路边,车架上放着一盒杏子。老太太停下来看着我们,从后面拿出两颗杏子给我们吃。我本打算拒绝,想着问问和尚的意见。回头一看,他已经放下碗,热情地向前走了几步,拿起杏子,说了声“如意吉祥”。

姑姑又塞了几个,合起来有六个,盛在和尚的手掌里。他非常高兴,说这是第66次大幸运,阿姨高兴地离开了。

和尚坐回去,吃了一颗杏,把剩下的放在一边。我问,信徒给予的一切都被接受了吗?他抬起自己的脸:“和尚应该给家人一个机会来回报他的祝福。除了和尚不能用的,别人给的都必须接受。”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他的车里有这么多东西。

晚饭后,我冲过去帮忙洗碗。和尚说我必须自己洗碗,我必须背诵咒语。让我洗一下我的饭盒和锅。

我用剩下的半瓶洗了饭盒。他说存些水,然后蹲下来看电话。

“洗锅怎么样?”

和尚想了很久,说:“用勺子刮一下。”他认真地教我出去的时候要节约用水,并且知道没有水的时候水的价值。

我想考虑一下这顿饭的水费,但我一句话也没说。

他转身在车里转了十分钟,寻找湿巾。我找不到它,最后我忍不住拿出一条白毛巾:“这还没用。请拿着这个,擦擦锅。”

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是一次漫长的旅行。他对水的态度有点奇怪。似乎根本没有计划。当我问我通常喝多少水的时候,他说他在崇山峻岭中非常辛苦,所以他通常喝运动饮料而不是水。我想他一见面就从长袍里拿出一罐红牛。

然后,我听到和尚长叹一声,我走了过去。他坐在地上,面前放着一堆纸巾。他看着我,带着几分浓重的河南口音叹了口气:“我真是个人才,把拆开的湿毛巾和纸巾放在一起。”面前的白纸卷湿了一半。

他用湿巾擦玻璃纤维炉子,递给我一些湿巾:“来吧,擦一个。先用湿巾,然后用卫生纸擦拭干净。”

打包后,和尚消失了。我只以为我在解决我的生理问题,玩我的手机。他折了回来,让我在屋顶上翻找。彭子绑得太紧了,我急于解开它。他在我旁边喊道,“别担心,别担心。”

和尚让我放慢速度,一个一个解开绳子。我爬上去,终于看到了他想要我拿的东西,一把铲子。朝圣者的车上有铲子是合理的,对吗?是的,一个鬼魂。

他来回走动,拿出一把铲子。他不是一个特别爱护环境的人吗?你带我去埋你自己的粪便了吗?

走到一片草地旁,和尚不安地看着我,说他的手腕太疼了,拿不动铲子,让我帮忙挖个坑。我的心情有点复杂。

结果,他指着地面,我看到草丛中有一只狗的尸体。天气又热又干燥。他说,就在这里挖个洞...

就在我挥动几把铲子的时候,他在我旁边说道,“你还没做任何工作,是吗?”我的嘴很硬,为什么我没做过?我只是没用过这么小的铲子。

和尚抓起铲子说:“你没有那样使用它。”他一边说,一边用力推铲,由于惯性,铲掉了,很容易就把我挖的坑扩大了几倍。

我老老实实地拿起铲子,照着做了,他在我身边重复道:“把铲子抱在怀里,你的姿势不对,不要把土铲走,以后再填……”我突然觉得《西游记》的情节非常优雅。

填好土,等和尚读完经文后,我问在车里放一把工兵铲是什么意思,但它不能只是用来埋葬小动物的尸体。

“就是这样。路边躺着许多动物。必须有人检查他们的遗体。”

回到车前,和尚手里拿着一个小包绕了一圈。他在找一个地方小睡一会儿,然后挥舞着他的包问道:"为什么,你不呢?"

“空空气枕?”

“不,这是吊床。来吧,我们找个有树的地方小睡一会儿。起床太早,晚上睡觉太晚,去爬山太累。一天结束时我太累了,有时我不得不在晚上继续做礼拜。我需要找一个地方睡觉,以防止我的身体垮掉。”

想想吧。他早上4: 30起床,晚上8:00还在做礼拜。他要到大约10点钟才能准备好睡觉。然而,无论我什么时候睡觉,我都不会起床,直到我睡了八个小时,所以我到目前为止还不太困。

和尚开着他的三轮车去找一个地方睡觉。我心里笑了。在这段距离里,我不必弯腰。他获利了。结果,当他到达目的地时,他突然问我,离他今天去的地方有多远?

我停下来看了看手表。我的记忆是1.8公里。他摇摇头说不。至少他看到了两个界碑。他拿出手机,在附近数了数。最后,他告诉我大约有3公里。

他折断手指,对自己说,5.6.7.8,一公里每小时,差不多。

结果我不得不往回走,再次鞠躬。它是防水的。这是他晚上的计划,一小时一公里。有时你可以崇拜更多,但你只能少计划,不能多计划。毕竟,计划必须完成。一开始你想得越多,就越难走。

环顾四周,他找不到合适的树。他放弃了吊床的想法,找到了一块等于0+的土地,扔了几个垫子躺在上面。

"这个地方仍然会阳光灿烂。"我说。

和尚叹了口气说:“知足常乐,我们已经做到了。”

半小时后,太阳出来了。他爬上去,拿着垫子走了几步,然后直接睡在小路中间的树荫下,这样就没有人来了。

下午,和尚回到起点,我在这里等他。晚上,他鞠了一躬。我正要告诉他找个地方露营,但他说我们去酒店吧。他想洗衣服。太脏了。正好,我的五个充电器、两部手机、一部ipad和一块手表在这一天都没电了,我在担心明天怎么过。

那时,我觉得自己是命运之子。我不仅住在路边旅馆,还洗了个澡。和尚坚持要付账。洗完澡后,我躺在床上。突然,一道闪电闪过。我看着窗外。闪电雷鸣,大雨就要来了。

我想我的运气太好了,我无话可说。我可以避免任何我想和不想遇见的事情。直到又一道闪电袭来,房间立刻变暗了。停电了。

应该翻转的汽车必须翻转。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了。昨晚我睡得很晚,很少呆在旅馆里。我直到十点多才起床。当我打开微信时,我发现僧侣们发了几条信息,说他们在餐厅等我吃饭,并问我为什么没有通过。

我向外望去,看到了地板下的三轮车。我以为你会回来。我赶紧起身收拾东西。只有一半人被打包,他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我心里害怕我会逃学去见指导主任。毕竟,他送我的地点离这里有近五公里远,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回来。我心里感到非常抱歉,并迅速把我的行李放进了我的包里。

当和尚上来的时候,他没有责怪我,而是亲切地说他是被店主赶回来的,所以我不用担心,只是一点一点地捡起来。我收拾到床头,发现了一包饼干和一罐八宝粥。饶和我一样脸皮厚,有点脸红。

在酒店,和尚点了两瓶当地果汁,转向我说,“我记得你想要米饭。”

当时,我很随意地跟他抱怨山西大米比面条贵,买不起大米。然后他点了两个菜,点了米饭,想了一会儿,对老板娘说:“我也想吃点米饭。”对我说,还不够。

怎么说呢,从长远来看,我很内疚。突然,我对鲁迅所说的“把他的皮袍下面的小块儿挤出来”有点儿理解了。

吃完饭,我以为老板娘也是信徒,不用付钱。我没想到和尚会拿出手机,用微信支付。我以前很好奇。虽然有许多信徒,但他们一直都在崇拜。哪里有这么多信徒能保证他能继续支持?

我很快了解到一些信徒不仅提供食物和日常必需品,还直接给钱。我真的不饿。和尚告诉我,他建立了一个微信群,他在路上遇到的所有捐赠者都被吸引到这个群中,这也让更多的人一路追随他。一个年轻人跟着他一路走了整整一个月。

结账时,店主的妻子说了些什么,好像这是一个账目问题。和尚有点不高兴,告诉老板娘他没有付错钱。45元的餐费已经过去了,他付了5元的车费。他为老板娘算了帐,一公里的车程他应该付多少钱,最后说他的和尚永远不会亏钱,也不会占他家人的便宜...

店主的妻子在谈了十分钟后只能保持微笑和回答。这的确是老板娘的问题,但是看到他终于关心起这种事情来,反而让我觉得有点放心了。

中午,僧侣们像往常一样走进小路休息,断断续续地下着雨。他突然问我是否能驾驶三轮车。我说不,他想得很周到。

下午五点钟,和尚开车来到一片凹凸不平的土地上,他说他想让我学习如何驾驶这辆车。然后我可以开这辆车去找他。

现在,坐在三轮车上,我开始思考我的旅程出了什么问题:作为一个骑自行车环游中国的流浪汉,我是如何学会驾驶三轮车的?

和尚告诉我这是开始,这是刹车,这是换档,这是倒档,手柄是油门。你已经通过了驾驶执照,所以应该没问题。

我早就忘记怎么开车了,他什么也没说,很简单...然后补充道:小心,这辆车很容易翻车。我想起车里的液化石油气罐,冷汗就冒了出来。

我用大约每小时五公里的速度在崎岖不平的路上开了一圈。我浑身是汗。我正要问和尚...人们在哪里?他还没教我怎么刹车。

后来,我被吓到了,停在了空地面的中间,蹲在路边调整我的心理阴影。这时,两辆大车从马路上驶来,把小三轮车围在中间,两个看似桀骜不驯的司机走了下来。

我要开动汽车,闭上眼睛,深呼吸,准备出发。结果,司机出奇地友好,告诉我不要动,他们只是进来休息。

和尚回来了,看见我皱着眉头,说我不应该把车停在这里,在空的中间。我一点常识都没有。我正要解释他已经开车走了。我跟着他,拐进一个院子,停下车,从棚子里拿东西。

我要为我的工作赎罪,并问和尚他想要什么。他问我刚才是否没看见他。我想了想,拔出工兵铲,跟了上去。走了将近200米后,我在路中间看到了一块皮革。我不知道它是哪种动物,它被前后推车碾成了一片。

我在路边挖了一个坑,和尚们继续说:路的一边是一个斜坡,所以你不能挖得太深,以免土掉下来,你不能从这个方向挖,你不能这样或那样做...

后来,他叹了口气,算了,你还没做任何工作。他拿了一把铲子,挖了一个坑,铲出动物的遗骸,把它们埋在土里,默默地吟诵着。

事发后,和尚走回来继续磕头。他很快回来,从车上拿了一把扫帚。我,不明所以,跟在我后面。他指着路边的一堆碎玻璃:“这些东西应该被扫到一边,否则自行车和电动汽车会很容易在这里扎破。”

我拿起扫帚,玻璃碎了将近100米。他在背后说,“慢慢来,别担心。”

晚上,我打算找个地方住下。汽车停在地面上空。以前,我问僧侣们这样停车是否不安全。他说家庭事务不会有问题。我想,毕竟,我出来已经快100天了。我应该没事。我将继续向前骑,赶上他。

和尚看见了我,停下来。不知何故,他有点失望。他问我是否有车钥匙。当我说我还困在车里时,他叹了口气,说我不能这么做。

你不是说没人碰过家里的东西吗?

晚上,他在a 空的地面上扎营。天黑前,有一层厚厚的云。他思索了一下,对我说,否则,他会付钱让我住在旅馆里。我有点困惑。

“今晚可能会下雨。我可以睡在桥口。”

"我还睡在公路、桥梁、隧道和荒地上."

他想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如何使用这个词。那时,闪电劈在远处,天空像白天一样明亮。

他苦着脸对我说,“释迦牟尼出生在蓝毗尼,大智慧的解放是第一个祖先。达摩,禅宗的第28任祖师,来到河对岸被称为祖师。佛教代代相传。后来,六祖慧能被分成两个分支。现在我已经43代了。每一代人都是真实的历史。这不是假的,这是真的。”

“我是和尚,你是和尚。我没有任何精神实践,但我相信一件事,并且实际上做了一些事情。实践是,崇拜是,我相信一切都是如此。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出来做这种事,但只有这件事你应该记住,山脚下的人空..”

天空的一小部分突然亮了起来,我第一次看到了金色的闪电。

和尚说了又说,我大体上理解他希望我今天学开车后,晚上直接开车去找他。我认为学习汽车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我打算在上路前练习一两天。毕竟,在狭窄的两条车道上,大卡车的车流从未中断过,刹车装置上还挂着一些东西,不容易踩上去,转弯也不方便。

我叹了口气。他问我下一步的计划,我说我和你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收获很大。明天我将继续向五台山出发,你要保重身体,平安吉祥。

和尚苦着脸,苦思冥想,最后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大堆一百美元的钞票,准备给我。我有点糊涂了,我说你在干什么?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他不知道该给我什么。不管钱是什么,他都会给我。

“僧侣能做这样的事吗?”

“我的钱也得到了信徒的支持,什么都不是。我是一个真实的人,即使我从现实中练习。”他再次告诫我:“不要幻想太多……”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又沉默了。

晚上有点尴尬,我们进了帐篷。我想到了我自己和那个和尚。虽然最终有所不同,但我从他身上受益匪浅。

老实说,我从来不知道书中的真理真正有用。我总觉得我读了多少书,我还是不能了解真相。我不明白原因。死亡的原因就是死亡的原因,而我不能活着。

但现在我觉得真正的真理是以身作则。从开始到现在,只有两个原则是有意义的。幸运的是,一个向道士学习,另一个向僧侣学习。

道士偶尔提到:“真理不是说,不要想太多,去做吧,你做多少就是你自己的真理。这是修道。”

另一方面,僧侣们惊讶地说:慢慢来,别担心。

这些原则不是他们告诉我的。相反,我不能听他们的。相反,我看着他们的身影,从他们身上理解了真理,就像一把尺子,插在我的心里。这种真理可以被认为是有学问的。

当我早上醒来时,我在帐篷前放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豆腐干、酥饼和一瓶饮料。他走了,车和帐篷还在。

我躺在帐篷里想了很久,起身准备把我的车留在这里,开三轮车给他。

结果,他抬头看到没有车钥匙。

经过一番思考,我准备收拾行李,骑自行车去找和尚,然后拿着钥匙回去开车。事情就是这样。这是正确的做法。想清楚后,我收拾好东西。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辆小汽车开了过来,和尚们围着一群人,有说有笑地来到这边。他们非常开心。

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做,但我经过深思熟虑后,终于完成了。我无怨无悔地和和尚告别。他有点惊讶,说现在是中午,太阳已经出来了。他会在吃完后离开。我笑着说,你今天早上留在我帐篷门口的东西已经被吃了,我现在不饿了。

和尚有点不好意思,但他仍然留着我,一圈人围着他。我看了看桥口外面。炎热的太阳应该是零度以上,但是有凉爽的风和阴凉。

2

我离开后不久,和尚给我们发了微信,说如果有什么事,请联系他。我回答:谢谢你,主人。后来,他发了一篇关于“主人”和“主人”区别的文章,大意是主人是尊称。

这篇文章实际上是由一个和尚写的,或者写在一篇美丽的文章上,背景音乐和他穿着僧袍坐着的照片。

我想起了他的哥哥,他“下山时没用手机就失去了联系”,突然忍不住笑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