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煌忍无可忍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荣华彩票

"恭喜魅族,我终于忍无可忍了."当魅族创始人张煌退出股东名单的消息传出时,一位“煤粉”评论道。

6月26日中午,有媒体报道称,据天眼调查数据显示,持有珠海魅族科技有限公司49.08%股份的魅族创始人(原名黄)最近退股..

如果这个消息是真的,这意味着魅族可能很快会迎来一个没有张煌的时代。众所周知,魅族代表张煌,张煌代表魅族,尽管它已经退役好几次了。

然而,张煌多次出山,被认为是救世主,却从未让魅族重回正轨,甚至加速了魅族的坠落速度。即使魅族17系列今年推出,也很难翻身。

这是因为,在很大程度上,性格倔强的张煌已经成为魅族发展的最大桎梏。客观地说,魅族将公司的命运与几乎一个人联系在一起,它从未摆脱“小作坊”的束缚,这也导致了魅族至多是片面的,无法成为真正的大公司。

对外界来说,魅族的优势在于其产品。如果张煌愿意公开其股权,它仍然可以作为一个子品牌生存,这是一个普通商业公司的表现。这也是张煌自今年以来数次退出魅族股东的原因之一。

然而,和以前一样,魅族科技很快通过官方微博向外界传言:这仍然是天眼的信息错误,张煌仍然是魅族的最大股东。言下之意是,张煌仍牢牢控制着魅族。

问题是,当外界越来越认识到,如果张煌不是最大股东,魅族将有最后的生存机会时,魅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会这样被扔掉吗?

魅族被各方抛弃

现在,不要说很多年轻人不知道魅族。即使是最坚定的煤粉(魅族粉丝)也放弃了魅族。

“我放弃的第一个原因是公司的长期战略,第二个原因是产品的稳定性,这样像我这样的煤粉就无法持续下去。”自称是第一个预约在第一家商店购买MX的大猫说。

他说他仍然记得在2012年下半年拿到MX的时候,他情不自禁。这是张煌用一块木头做的梦想手机,这只大猫变成了煤粉。这也是魅族最辉煌的时代,然后每隔一代升级到MX3、MX4和pro5,然后满怀期望地升级到pro7,最后因为por7的各种缺陷和售后问题而变得极度失望。

他想再等一会儿。也许他到了第八部的时候会再次变得优雅。

然而,他从来没有等过色情,只有魅族公司高层无休止的内讧和流血。最后,像其他煤粉一样,他选择了失望地离开。

很难计算有多少大猫带着如此失望的煤粉离开了。在智虎,一个名为“你为什么放弃魅族手机”的帖子被数百人回复。放弃的原因包括手机质量、售后服务、公司战略、内部混乱以及大量线下店铺关闭等。

随着大猫等煤粉的不断推出,魅族17系列作为魅族的第一款5G手机,已经是今年的最后一部作品,自推出以来没有在行业内引起任何波澜。

据官方宣传战报道,5月8日发布的魅族17系列交易量是京东平台的17倍,天猫平台的13倍。虽然魅族官方没有发布具体的销售数据,但根据《极限商业评论》的观察,其在电商节发布的新机型只有15000台,与其他品牌的手机相差甚远。

值得一提的是张煌自己的态度。张煌在15系列和16系列发行之初就很活跃,但这次在魅族社区却出奇的沉默,自从魅族17发行后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也许是因为17是一个妥协,特别是在相机和充电方面,这是远离朋友和商人。很难让张煌满意,也没有信心在社交平台上称魅族牛x。”一煤粉说道。

让这些煤粉和行业观察人士无法理解的是魅族17的定位。

魅族高管此前表示,他们不会再次推出非旗舰产品,也不会在下半年举行新闻发布会。与此同时,他们所有的4G手机将在6月后完全退出,魅族17不会降价。这意味着,面对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魅族将在2020年依靠17系列手机争夺中高端市场。

“根据魅族目前的状况,明确自身的定位对魅族的发展非常有帮助,但问题是5G已经成为许多手机的标准。华为和小米OV也开始了海上策略,主要制造商也将在今年下半年有很多。新机器的发布,很难仅仅通过17系列来保持魅族的受欢迎程度。”一位手机市场观察人士表示,这只会给魅族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甚至会“自杀”。

“非旗舰不行。事实上,长期以来,魅族一直无法省钱来制造低成本、高性能的机器,也无法支持多条产品线。”上述观察人士表示,市场产出疲软,导致资金来源无法提供市场份额;此外,与其他品牌相比,魅族的行业和盈利模式过于简单,难以在低端市场保持高性价比的优势。

与此同时,魅族公司的员工规模也在缩小。根据2019年最新企业报告,6月10日提交的报告显示,员工人数为949人,与去年同期的1694人相比,减少了745人。

根据IDC发布的第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报告,华为以42.6%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vivo(18.1%)和OPPO(17.8%)分别排名第二和第三。小米以10.6%的份额排名第四,苹果以7.6%的份额排名第五。魅族被列为另一个品牌,其第一季度的整体市场份额不到华为的十分之一。

有趣的是,与无人问津、前途未卜的魅族17相比,正是前魅族将领的复出,让魅族最终成为热点。6月初,小米董事长雷军在微博上宣布,魅族科技前高级副总裁杨拓已加盟小米,出任小米集团副总裁兼中国区首席营销官(CMO),这使得魅族与杨柘之间的纠纷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张煌魅族与黄家族

“渠道正在失去优势,产品无法满足市场需求。这些长期的战略错误实际上是张煌自己造成的。”一位互联网观察家指出,即使魅族成为一个利基产品并陷入生死边缘,张煌也从未真正下放权力,总是觉得公司是他自己的,每个人都为他工作。

截至6月26日,第三方询价公司的数据显示,目前有12名魅族股东,包括张煌本人和阿里巴巴投资实体之一的杭州美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7.23%),代表珠海SASAC的珠海宏华新能源股权投资基金持有2.0891%的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魅族第三大股东珠海白烨投资持有6.22%的股份,其实际控制人是张煌的妹妹黄小琴,她持有珠海白烨88.56%的股份。根据股权链,黄小琴可以控制魅族5.51%的股份。

瑞科投资、奇亚投资等股东均有黄氏家族成员,也就是说目前张煌、姐姐黄小琴、哥哥黄在魅族的持股比例超过55.22%。可以说,魅族仍然是或黄的家族企业。此外,,和黄都是魅族的8人董事会成员。

过去几年,这是对魅族最大的质疑之一,尽管张煌在2019年否认了这一点。然而,从2003年张煌成立魅族到2014年的11年间,张煌一直坚持对魅族的绝对控制,极度排斥投资银行,认为“那些都是投机者”。

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雷军和林斌想加入魅族,雷军试图通过天使投资人的身份收购魅族30%的股权,但张煌想让雷军担任首席执行官,所以支付高额股息没有问题,股票也没有讨论。雷军建议张煌将股票分给高管,否则他们很容易被挖走。张煌回答说:“他是被挖走的,我自己能行。”。之后,雷军将林斌介绍给张煌,并建议张煌以5%的股份吸引林斌加入,但张煌拒绝了。

即使在2014年引入外部投资和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之后,家族企业的标签也没有被撕掉,因为在张煌的很多亲戚都在魅族的各个部门,很多关键部门都是由黄家族主导的,包括内部审计部门是我的妹妹,供应链领导是我的弟弟黄,物流管理部门是他的表弟。甚至连公司的前台和食堂都曾由亲戚控制,而魅族总部的装修也一直由黄家族负责。

当公司业绩蒸蒸日上时,很难判断家族企业是好是坏。毕竟,家族企业中有不少公司会持续发展并永远持续下去。然而,当公司遇到问题时,家族企业的问题会被无限放大,给企业带来致命的隐患。

据平湾报道,魅族2016年的原始销量预计将达到3000万至4000万台。然而,由于黄家族从郭万喜手中接管了供应链,手机产品的质量大幅下降,充电器火灾等安全问题频繁发生,最终导致魅族销量停止在2200万台。

张认为公司是他自己的,当股权在他自己手里时。显然,这种想法不符合现代企业的发展。阿里巴巴、腾讯、小米等。所有人都有相对较大的基金份额,但创始人持股较少,而马云、和雷军实际上仍然拥有控制权——雷军和共同创立了小米,他们的股权激励计划从公司成立之初就开始实施,这也成为了小米成长的基础。

另一方面,魅族唯一的股权激励是在2014年,当时Flyme的核心团队大规模离开,当张煌回来时,他宣布将拿出20%的个人股份来启动员工持股计划。

然而,在魅族与员工期权之间的激励协议发生数次变化后,股权最终成为了黄家族持有的“收入权”,这也是魅族人才大量流失的原因之一。

谁是魅族的最后生命线

过去几年,张煌回归后,魅族进行了三次组织调整,分别发生在2017年5月、2017年12月和2018年5月。但从实际效果来看,魅族并没有走出泥潭,而是越陷越深。

原因是,作为魅族的绝对控制者,张煌的个人能力、个性、眼光等等。长期以来都不适合当前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

张煌的独断专行确保了魅族在加入手机行业后的独立性。十年前,手机行业在手机市场很有用,凭借一些独特的产品体验(如利基美学)可以吸引消费者。然而,随着小米和华为\OV的崛起,这一套早已停止运作,并成为性能、供应链、生态和售后服务综合实力的争议。

例如,面对专利巨头高通公司的霸王条款,张煌认为这是一个黑箱操作,宁愿失去电信市场,也不与高通公司妥协,并转过头来一头扎进联发科技的深坑。最终,旗舰机型与低性能芯片相匹配,即使是最忠诚的煤粉也很难用爱来发电。

例如,在2017年,魅力蓝的出货量接近2000万台,在上游供应链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魅族在战略布局上有更多的选择。它不仅可以与魅力蓝、红米在低端市场竞争,还可以出海布局东南亚市场。然而,最终,张煌选择将魅惑蓝并入魅族,他生命中的英雄李楠的权利也恢复了。

如果张煌在战略上的短视让魅族错过了最大的转型机会,那么他处理退休高管和魅族内讧的方式就暴露了情商的缺陷。

2019年7月,魅族科技首席营销官兼高级副总裁李楠宣布离职。对于李楠的离开,张煌评论道:“对公司来说,能赚钱的是人才,持续亏损的是金钱”。随后,在一片喧嚣声中,张煌删除了这条评论。

此外,无论是一场激烈的殴打闹剧还是一场裁员风暴,即使导演和杨柘在微博上提出理由,数百万人观看,张煌都保持沉默,置身事外。

由于对世界的无知,对管理的忽视,以及流传着魅族被黄家族控制的说法,煤友们对的信任被粉碎了。

从上述情况来看,也许可以理解为什么在魅族最近回应“张煌仍是魅族的大股东”后,圈内和圈外的大多数声音都很遗憾:“魅族失去了最后一根稻草。”

去年,在魅族获得珠海国资系统基金的股份后,张煌说:“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不想成为大股东,我太累了。”。对于退休多次的张煌来说,这可能是真的。

问题是,魅族还有机会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吗?

2015年,阿里在魅族投资5.9亿美元。2018年底,阿里继续投资魅族的消息频频出现。2019年4月27日,魅族论坛爆出阿里魅族正在就第二笔投资进行谈判的消息,但此后双方都没有正式回应。

去年11月底,李楠在谈到阿里巴巴王健当选智虎工程院院士时,提到了当年魅族与阿里合作的一些细节,他说“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在这一宏伟愿景中成了猪一样的队友。从侧面证明,双方的合作远未达到预期效果,主要责任在魅族。

阿里投资魅族的原因之一是要在魅族手机上安装阿里优诺操作系统,但没多久魅族就放弃了优诺。现在阿里巴巴云在国内金融云市场排名第一,云操作系统的定位已经改变。我们不希望这个操作系统成为像安卓这样的开源系统,所以很难看到阿里继续投资魅族的可能性。

其他互联网供应商呢?事实上,手机市场已经进入残酷的红海。再加上疫情对全球经济环境的影响,手机销量下降的趋势越来越明显,互联网制造商很难有兴趣进入手机行业。

"现在投资者更加理性,会更多地考虑回报."一位电信分析师这么说,更何况张煌的个性太鲜明了,连雷军和马云都应付不了,别人也不能轻易介入。

目前,唯一的可能,也许是增加来自地方国有背景的资本注入。

去年7月,当珠海国有资产子公司鸿华基金投资魅族时,被许多媒体误认为是最大股东。然而,尽管宏华基金被确认仅认购797.79万元人民币以持有魅族2.09%的股份,但它也修改了魅族公司的章程,给予魅族一段很长的缓冲时间,直至2025年。

与之前罗永好的铁锤相比,虽然他们都有从国有资产背景注资,但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况。毕竟,始于珠海的魅族是当地最知名的品牌之一,当地政府对此很熟悉,也很有感触。当魅族遭遇生死攸关的危机时,这可能没有帮助。

另一个优势是,宏华基金背后是珠海SASAC系统内的企业,包括法华集团和格力集团,这些企业都是外界所熟悉的。法华集团成立于1980年,与珠海经济特区处于同一时代。是珠海两大国有龙头企业之一,珠海最大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全国知名龙头企业。与魅族目前急需的“输血量”相比,格力集团和法华集团可谓轻而易举。

然而,外界总是有声音传来,格力·董明珠更有可能拯救魅族,他几乎没有取得什么成就,也从未放弃制造手机的雄心。最新消息显示,格力第一部5G手机正式通过了工业和信息化部的网络接入许可。然而,在云环境下,格力的手机有很多困难需要突破。董明珠坚持制造手机可能只是为了稳定智能家居的入口。如果魅族成熟的Flyme和成熟的手机业务团队相结合,格力可能真的会抓住智能家居市场的第一个机会,而且有了格力的全面投资,魅族也可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来生存。

问题是董明珠和张煌都很有个性,偏执而自负。

即使在珠海,董明珠是否愿意把生命线交给张煌?张煌愿意改变他对世界的看法,接管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