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若昀是如何获得1.44亿美元的违约赔偿金的?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荣华彩票

没想到,在父亲张健的2.7亿元债务涉及上市公司孟州股份后,张若昀又卷入了另一桩上市公司债务纠纷。

结果,一些人笑着说,“张若昀真的是从上市公司挖韭菜的好刀”。

近日,华策影视在给深交所年报的回复中披露了与浙江南湖梦都电影和张若昀的纠纷。财产保全融资1.4亿元,张若昀房地产涉嫌被法院查封。#张若昀卷入1.4亿元违约纠纷#冲向微博顶端,引起关注。

从华斯对询问的答复中可以看出争论的大致过程。

2016年12月,华策影视、梦都电影与其核心艺人签订了《合作协议》,同意从2017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梦都影视的核心艺人将在华策影视投资拍摄的四个影视剧项目中演出,总报酬为2亿元。随后,华策根据协议向梦都电影支付了1.5亿元,并向梦都电影及其核心艺术家提供了许多影视戏剧项目,但均被拒绝。

2017年8月,双方签署了《合作协议补充协议》,其中规定梦之都影业及其核心艺术家将向华策支付6500万元的其他影视剧报酬,以抵消《合作协议》中约定的一个影视剧项目。梦幻资本影业两次返还2100万元,其余经过多次沟通仍未返还。

2019年6月,华策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撤销与孟都影业签订的合作协议,要求孟都影业返还1.44亿元人民币的报酬和违约金,并要求相关责任人员对上述全部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同年9月,浙江省海盐县人民法院发布民事裁定书(浙0424财保9号),冻结了蒙都电影及其连带责任人超过1.5亿元的银行存款,并以相关责任人的名义查封了该房地产,作为保全措施。

在此前的民事判决中,明确指出“申请人梦都公司申请梦都公司、华策公司与张健签订合作协议,约定演员张若昀将参加华策公司的四部电视剧”,可以确认合作协议中提到的核心艺人是张若昀。

但下午5点,张若昀在微博上回应说“他从来没有签过协议,也从来没有收钱”,随后他的工作室也发表声明说“张若昀再次陷入金融危机”、“数亿存款和房地产被查封”等都是虚假内容,并表示张若昀从未委托任何第三方作为其代理机构。

张若昀的答复和华策的询问答复中所述的内容与合作协议的签署相矛盾,目前尚不清楚哪一方说的是实话。然而,一些律师告诉娱乐资本:“上市公司回复深交所的询证函必须经过律师和董事会的审查,并且有双方的合同和印章,这不太可能是欺诈行为。”

如果有一个赔偿2亿元的合同,并且已经收到华策的预付款1.5亿元,为什么梦影和张若昀没有履行合同义务,没有退还余款?这是否与张健的公司大云电影电视之前涉及蒙州股份的2.7亿元欠款有关?

据田玉娥称,张若昀的父亲张健是梦都电影公司的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在张健于2015年12月辞职后被张若昀取代。2017年1月,张若昀也辞去公司高级管理职务,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变更为王华。目前,法定代表人是罗宾。

这一“1.4亿元违约纠纷”并不是华策电影与孟都电影、张健与张若昀之间的第一次财务纠纷。

早在2019年7月张若昀唐亦欣的婚礼当天,一份2018年11月的财产保全裁定就出现在互联网上。裁决显示,蒙度电影、张若昀和张健名下的6000多万元财产被冻结。

据报道,这6000万元是张若昀的父亲张健在2016年拍摄《霍去病》时向华策借的,张若昀对此负有连带责任。

张健是中国著名的导演。他曾担任《雪豹》、《黑狐》和《沧浪》的导演和制片人。自出道以来,张若昀出演了许多张健导演的电视剧,经纪合同也是在她的母公司签订的。

2015年,上市公司新科材料以9.3亿元的高价收购了张健名下的Xi安梦洲影视,要求Xi安梦洲从2014年至2016年扣除不少于1亿元、1.4亿元和1.94亿元的非净利润。

2016年,Xi安梦洲以4.2亿元出售了“霍去病”70%的权益,实现了履约承诺。自那以后,由于影视行业的寒冬,Xi安梦洲的盈利能力一直在下降,2018年亏损4.77亿元,2019年净利润为-10.74亿元。

2018年4月,孟州以1.96亿元的价格将Xi安孟州转让给另一家子公司嘉兴孟州。同年6月,嘉兴孟州被上海大云以3800万元的价格收购,上海实际上由张謇控制。

根据孟州股份的公告,加上霍尔果斯对孟州的股权转让和应收利润,以及嘉兴孟州对Xi安孟州的资产转让应收款项,大云影视有近2.7亿股孟州股份的欠款。

就像大量跨国并购影视一样,赌博期的结束是这家影视公司衰落的开始。

然而,一方面,由于其出色的业绩,它欠一家上市公司数亿美元,另一方面,由于违反艺术家经纪合同,它欠另一家上市公司数亿美元,这种情况仍然很少见。

对于中国的电影和电视行业来说,确实是时候刮骨疗伤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