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批准使用激素治疗COVID-19而不用担心副作用?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荣华彩票

还有另一种对抗新冠状病毒的有效方法。

英国牛津大学最新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地塞米松可以有效降低新加冕重症患者的死亡风险。服用或注射地塞米松后,使用呼吸机住院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了35%,接受氧疗但不依赖呼吸机的患者的死亡风险降低了20%。

这也是第一种被证明能提高新加冕患者存活率的药物。

重要的是要知道,使用呼吸机的新加冕患者都很严重,而且其中近一半最终难以存活。因此,将死亡率降低三分之一对危重病人有很大影响。

更重要的是,拥有60年治疗各种炎症和过敏反应经验的地塞米松非常便宜。根据实验中每天6毫克的摄入量,一个治疗周期的费用约为5英镑。包括挽救生命的可能性,“挽救一个生命的成本大约是35英镑,”牛津大学教授马丁·兰德雷说,他也是该实验的主要研究人员之一。

结果公布后不久,英国政府批准使用地塞米松治疗新的冠状病毒。早些时候,英国官员已经开始购买地塞米松,到目前为止,库存足以治疗20万名患者。

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西透露,美国专家正在考虑是否推荐这种药物。

在中国,0.75毫克/片和100片口服地塞米松片的价格基本上在10元左右。如果它被批准使用,可以说它的性价比对于重症患者的治疗是极高的。

然而,从测试结果来看,这种药物对轻度疾病患者没有效果。因此,兰德雷建议人们不要在家里轻易服用地塞米松,而是听从医生的建议。

荷尔蒙?没有必要

今年3月,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到欧洲和美国。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案已经成为所有国家的首要医疗任务。

在这种背景下,英国于今年3月启动了康复计划,并在大量临床试验中测试了一系列潜在的新型冠状病毒治疗方案,包括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羟氯喹、阿奇霉素、康复血浆等。盖茨基金会也是其赞助商之一。

RECOVERY官方网站项目简介

低剂量地塞米松也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RECOVERY试验的一部分。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这种药物第一次显示出积极的效果。

地塞米松是一种糖皮质激素,一种合成糖皮质激素,通常用于治疗关节炎、哮喘、过敏和其他疾病。在病毒攻击下,人类免疫细胞会猛烈而不加区别地攻击好细胞和坏细胞,从而引起过度的炎症反应。在这种被医生称为“细胞因子风暴”的极端免疫反应下,患有严重COVID-19的患者的肺通常会遭受严重损伤,这也是COVID-19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

作为一种激素药物,地塞米松可以抑制人体的免疫反应,从而对抗新型冠状病毒。

也正因为如此,这项研究的结果在国内网民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这是非典的重演吗?

2003年非典爆发后,由于肺部极度迅速退化,受感染者呼吸受阻,医生在临床实践中只能用“激素休克”来挽救病人的生命,即使他们完全了解激素的副作用。

对许多人来说,他们的生命已经被挽回,但从那以后,他们一直生活在长期的痛苦中,包括许多生病的医务人员。主要疼痛是股骨头坏死。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一位医生曾经看到很多从非典中康复过来的同事来看骨科,“有些人走路有困难,还拄着拐杖”。

对此,当时提倡使用皮质类固醇的钟南山院士也做了两次会议:“皮质类固醇的使用必须合理,时间和剂量必须适当,疗程必须掌握得当。它不能长时间使用,也不是越快越好。然而,不幸的是,有些地方的剂量超过了标准,有些地方的剂量甚至比广东高5-10倍。”

换句话说,合理使用激素可以更好地控制疾病,这使得医生在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时更加谨慎,这与非典相同。

为联合用药奠定基础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牛津大学也对本次临床试验中使用的地塞米松剂量做出了明确的限制。招募志愿者时,也要标明低剂量。

具体而言,实验组共有2104名患者随机接受了为期10天的每日一次口服或注射6mg地塞米松,而对照组有4321名患者随机接受了常规治疗。这一摄入量大约是非典期间中国许多地区使用的冲击剂量的十分之一。

研究结果表明,对照组中需要呼吸机的患者28天死亡率为41%,需要氧疗但不需要呼吸机的患者28天死亡率为25%,不需要任何呼吸干预的患者28天死亡率为13%。

但在使用地塞米松的实验组中,3例患者的死亡率分别比对照组降低了1/3、1/5和0,证明了小剂量地塞米松对重症患者生存率的影响。

同时,研究小组没有发现地塞米松引起的任何不良反应。

在疫情仍在肆虐的时候,研究结果就像久旱后的阵雨。在此之前,唯一一种被证明对COVID-19患者有益的药物是里奇韦(Ridgeway),由吉利公司开发,用于抗击埃博拉病毒。然而,从临床结果来看,瑞奇威仅将新牙冠症状的持续时间从15天缩短至11天,这不足以确定其是否能降低死亡率。

此外,与尚未大规模生产和销售且价格尚未确定的新药radseville相比,地塞米松自1957年由科学家合成以来已过了60年,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处于专利过期状态。这意味着仿制药制造商生产这种药物的最大门槛不再存在,因此地塞米松变得便宜了。

难怪在兰德雷的嘴里,地塞米松“拯救一个人的生命要花费大约35英镑”。

这让人们想起西雅图COVID-19患者,他们几天前刚刚收到112万美元的巨额住院账单。在62天的住院治疗中,他仅在药品上就花费了近30万美元。当然,牛津大学的计划不能治愈COVID-19患者,也不能直接进行比较,但不难推测,在真正获准应用后,地塞米松可以为患者节省大量治疗费用。

此外,兰德雷等人的研究显然不止于此。“很有可能我们最终会找到一种药物组合,就像我们在艾滋病、心脏病和许多其他医学领域所看到的那样,”兰德雷在谈到未来的研究方向时说。

"例如,联合抗病毒药物或抗体药物可能更有效地预防死亡."

猜你喜欢